•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人物访谈 >
  • 达闼科技黄晓庆:咱们与机器人,是情侣关系

    随着5G、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迅猛发展,众多ICT企业在各个领域崭露头角,取得惊人进展。

    每一个杰出企业的背后,都有着关键的灵魂人物——企业家,他们是企业的领航者和掌舵者,企业家的性格往往决定了企业的命运。为此,通信世界全媒体特别策划系列高端访谈,深度对话企业家,解密企业的成长之路,探路其未来发展方向。今天咱们为您带来通信世界系列高端访谈之达闼科技篇。

    就像会写诗的理科生、精通代码的作家通常很迷人一样,理性与感性的共存才是一个文明得以璀璨丰盈的基础。而这样的双重特质被同时赋予给一个人时,往往会让旁观者觉得有些难以捉摸,黄晓庆似乎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工程师、创业者的角色里,他理性、专业、富有远见,但一开口,你会发现,他感性浪漫中还藏着一丝固执。本期通信世界高端访谈栏目,通信世界全媒体总编刘启诚独家对话达闼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晓庆,聆听那个他不轻易示人的“梦想”,从生根、到发芽……

    从贝尔实验室到UT斯达康,从中国移动研究院到达闼科技,在通信业奋斗半生的黄晓庆,在实现自己一个伟大的梦想。

    这个梦想就是云端机器人

    作为《星际迷航》的粉丝,在Bill(黄晓庆英文名是Bill)的心中,对未来世界的痴迷,让他一直做着一个科幻世界的梦。但作为一名严谨的工程师,他又不断思考那些科幻世界里的“奇思妙想”如何在现实社会中实现。云端机器人成为实现他这一梦想的载体。

    2015年,Bill创立了达闼科技,投身到云端机器人的梦想与现实的实践中。

    一晃5年时光,在现实和梦想之中,Bill的云端机器人已经做到了第三代,这些会摇曳曼妙舞姿,有着高智能处理能力的机器人,让人觉得就是一个个灵动的精灵。“咱们的目标是让每一个中国家庭都拥有一个智能保姆机器人”,Bill对未来充满希望,5G时代的到来,让这一希望的实现更是加快了步伐。原本希翼最先在家庭应用的智能机器人,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而来的时候,却出现在抗疫前线——医护机器人、巡防机器人、安保机器人、清洁消毒机器人、运输机器人和测温机器人,一个个特殊的身影忙碌在医院、社区,为抗疫防灾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一个登场方式,更让人看到云端机器人未来广阔的应用前景。

    但这只是革命的开始,未来还有更长的路需要走。5G时代,云端机器人将迎来怎样的发展机遇期?云端机器人将在人类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达闼科技未来如何发展?听黄晓庆讲述他的心路历程。

    造梦:

    将科幻照进现实

    博学多闻、才华横溢、兢兢业业、孜孜不倦等能够体现一位技术大拿的优秀品质在黄晓庆身上都可以找到,而他更是有着自己所独有的浪漫。当被问及,为何取名达闼时,黄晓庆这样讲道:“《星际迷航》中有一个机器人‘Data’。‘Data’聪明能干、忠诚可靠、幽默有趣而富有情感,这也是咱们理想中智能机器人的写照。企业名字就是‘Data’的音译。‘Da’就是‘达’,‘ta’通‘闼’是推门而入的意思,如此,到达之后,推门而入,意味着最后的成功。”

    从《星际迷航》中的科幻想象跨越到现实世界中关于智能时代的未来畅想,黄晓庆不断思考那些科幻世界里的“奇思妙想”如何在现实社会中实现——基于平衡超级智能的思考,黄晓庆提出了关于云端机器人的概念。而这也是有别于普通影迷的独属浪漫。

    那么如何把云端机器人创造出来?

    云端机器人要具有类人的功能,就需要具有非常聪明的大脑、高速安全的网络控制、高度健壮的本体,“云端机器人是云、网、端集成计算的机器人,此外还要建设网络层面、连接机器人、开发机器人应用……”关于云端机器人,黄晓庆有很多想法,而这些想法都是基于他对未知的好奇和想象。

    短短5年时间,达闼科技在云计算、人工智能、人机融合智能、网络安全、区块链、云端智能控制终端、智能柔性实行器等方面拥有了深厚的技术积累,在自然语言处理、机器视觉、室内导航等人工智能关键技术领域处于业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达闼科技向市场广泛布道、建设和培育生态,让云端机器人的概念被接受和认可,并赢得了大批供应商、机器人企业的支撑。黄晓庆已然将科幻梦想照进现实。

    惊梦:

    敲开中国“智造”之门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事物的发展总是有些扑朔迷离。5年时间,达闼科技取得了迅猛发展,并广泛布局海外市场。2019年,达闼科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然而在今年5月达闼科技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

    黄晓庆淡然道:“达闼科技被列入‘实体清单’,也可以说是对达闼科技的肯定。发生的这一切也使得达闼科技有了新的定位——建成以中国为核心的国际化科技企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达闼科技海外拓展路受到了一定阻击,但在国内市场,达闼科技得到了从政府监管部门到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高度认可。在举国抗疫过程中,达闼科技充分展示了5G、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等新兴技术在抗疫等社会服务领域可发挥的巨大作用。达闼科技捐赠和提供了多种产品和方案,在武汉开通了全国首个智能方舱医院项目,效果显著。尤为关键的是,智能方舱是“AI+医疗”创新模式的全新模板,构建了清晰可复制的智能医院2.0。甚至在未来,智能医院将为社会提供更高水平的医疗服务。在5G的助力下,云端机器人将成为最有力的生产力平台。

    圆梦:

    云端机器人将成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

    5G时代已来,随着R16标准冻结,5G行业应用加速落地。业内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个疑问,技术研发和商业落地孰轻孰重?对于每一个创业者来说,都有不同的答案。而黄晓庆是一个把技术研发看得比其他都重的人。5年来,达闼科技大手笔投入自主创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达闼科技已经拥有1700多项专利申请,涵盖机器人、5G、AI、区块链等核心领域,在云端机器人领域专利数全球第一。

    5G商用加速的关键还在于打造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有人提出,4G看手机,5G看机器人,云端机器人将是下一个智能手机。在黄晓庆看来,5G时代,云端机器人的使用和发展,将远远超越智能手机所能想象的空间。

    面对未来演进,黄晓庆一直认为技术的发展将影响未来的运营。“5G时代,如果想让5G的网络、运营可以有效地发展下去,必须有杀手级应用。”黄晓庆表示,“云端机器人或将成为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

    尽管人工智能、5G话题讨论火热,黄晓庆仍旧保持沉着。他坦言,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可能不会特别聪明,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机器人都不可能代替人类去从事具有创造性的工作。但是机器人对重复性较强、技能要求不高的工作能够有效胜任,比如对话、扫地、巡夜等。“随着科技发展,咱们最终肯定能做出家庭保姆机器人,但还需要一定的时间。”黄晓庆如是说。

    云端机器人的发展还存在诸多挑战,这需要业界促进信息、人才、资本、技术、常识的流动,需要不同创新主体之间加强合作、协同创新。达闼科技积极与产业链企业达成战略合作,进一步实现优势互补、互惠共赢,完善生态建设,赋能场景应用,共同为政府、企业、家庭、个人客户提供更加丰富的智能机器人产品和解决方案,为5G创新发展注入新动能。

    对话实录:总编面对面

    刘启诚:您认为5G是风口还是泡沫?

    黄晓庆:举一个例子,如果10年以后,运行了1亿台机器人,一台机器人一个月收租3000元人民币(在北京请一名家庭保姆,一个月需要花费5000~6000元,甚至更多)。那么,一个月将增收3000亿元,一年增收36000亿元。这么大的价值如何造出来?5G。全世界人民都需要家庭保姆机器人,所以会发现5G的意义是巨大的。不仅是家庭保姆需要机器人代工,所有的工厂、服务行业中人类不想从事或者危险性较高的工作都可以让机器人代替。甚至,未来的社会分工将重构:人类打游戏,机器人干活。所以,5G是风口还是泡沫一目了然。

    刘启诚:达闼科技为什么要做云端机器人?

    黄晓庆:云端机器人并不是云机器人,而是云、网、端集成计算的机器人,由云端的计算能力、网络的计算能力和终端的计算能力,联合形成一个机器人的计算能力。如果咱们有很多机器人的芯片,能够在终端解决很多问题,可以平衡计算能力、带宽、存储能力、云端架构,最终形成有效的通信系统。通过这样一个非常有效的通信系统,进行分布式处理,就能实现咱们伟大的梦想——家庭保姆机器人。

    刘启诚:4G看手机,5G看机器人。云端机器人会是下一个智能手机?

    黄晓庆:我认为会超过智能手机。云端机器人的使用和发展,远远超越了智能手机所想象的空间。某种意义上看,用户都更换5G手机后,也不会实质上为运营商带来新的收入,甚至不会给互联网企业带来实质上的收入。

    5G时代,如果想让5G的网络、运营可以经济有效地发展下去,必须要有一个杀手级应用。从服务的角度来说,5G时代如果只是卖带宽,运营商肯定赚不了钱。因为咱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成熟的互联网时代,已经较少听到客户投诉带宽不够用等问题,此时就需要找到一个对带宽需求超过人类,而且数量也或许能超过人类的新型终端设备——云端机器人,它肯定是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

    刘启诚:为什么是人形机器人?

    黄晓庆:从心理角度来看,人类是无法接受一张桌子与咱们对话,更无法接受一个笤帚与咱们讲话。人类从心理上更愿意接受与咱们一样的类人机器人。另外,目前很多工具都是符合人类使用规范的,假如家里多了一个机器人,还需要再给他准备一套新的工具,那肯定不符常理。机器人要共享人类的空间,共享人类的工具,所以人形双足机器人就是咱们理想的机器人的形态。

    刘启诚:智能机器人将在人类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黄晓庆:达闼科技的名字是命运之所在,因为有了Data,所以才有达闼。一位同事告诉我,“闼”来自于诗经,在诗经里有一首情诗《东方之日》——“在我闼兮,履我发兮”。达闼科技的“闼”真正揭示了机器人和人的关系是情侣关系。

    刘启诚:2025年,机器保姆靠谱吗?

    黄晓庆:我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机器人都不可能代替人类去从事具有创造性的工作,但机器人可以去做一些重复性很高、技能要求不是特别高甚至还很繁琐的工作。那么,家庭保姆机器人做的主要工作是什么?照顾老人和小孩(端茶、倒水等),清洁(拖地、擦窗、洗衣服),做饭等,同时还需要用自然的姿态与人交流。

    机器人正在给咱们带来一个全新的用户界面,这个用户界面就是在自然语言驱动下的多模态用户界面。咱们以后可以不用触摸屏了,直接用自然语言,同时又有手势、运动等来协助。实际上咱们人类的沟通就是这样的,所以机器人和人类的沟通就会回归自然。

    刘启诚:家庭保姆机器人进入家庭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家庭接受智能机器人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黄晓庆:很坦诚地讲,中国的家庭已经准备好接受智能机器人了,但是咱们从技术上还达不到家庭的需求。机器人主要有四大应用场景:对话、康复、清洁和烹饪。对话是没有问题的,但康复还存在很多挑战。同理,清洁、烹饪功能机器人存在很多难题未解。目前的机器人还缺手来灵巧抓取,缺乏非常优秀的运动能力及双足的抗压能力。目前所有的机器人远没有达到可以普及商用的时候,都还只是实验室的机器人。咱们还停留在要把机器人送到企业,公共服务的阶段。

    刘启诚:未来10年机器人会在各个领域更加智能化,还是会集成到一个高度类人化的机器人身上,来为人们提供服务?

    黄晓庆:未来机器人将是高度集成的多功能机器人,如同一台智能手机代替了很多智能设备一样。达闼科技最近推出了两个平台,一个是5G千元服务机器人,主要从事室内接待和配送工作;另外一个是5G巡逻和配送机器人,该机器人是室外可定制的。目前推出的这两个平台都是垂直化的,可以另加附件。其实也会发现机器人都是多功能的,虽然目前功能比较有限。

    刘启诚:技术研发和商业落地哪个更重要?

    黄晓庆:每一个创业者都有不同的回答,我是属于那种把技术研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我一直与别人说我是疯狂的工程师,但没有与人说过我是疯狂企业家。

    我长期以来从事技术工作,所以我将技术看得非常重要,这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事。但说到管理,这就像一个必须完成的重要任务。我觉得一个企业领导人,应该把企业的财务目标和市场目标作为企业发展的主要目标,要推动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销售人员、行政人员等一起来为企业的经营目标努力。最后,企业还需要不忘初心,要把相当数量或百分比的收入不断投入到研发中。

    刘启诚:现在达闼科技商业落地最成熟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黄晓庆:4个领域都有成熟的产品。我觉得能够很容易规模化的有两个:一是低成本的Ginger Lite接待和服务机器人,预计每年能达到10万台,甚至几十万台;二是无人售货机器人,可能有千万级甚至是几千万级的发展空间。

    刘启诚:国内已有大量的机器人厂商,达闼科技核心优势及竞争力是什么?

    黄晓庆:达闼科技拥有四大核心能力:云端大脑、神经网络、机器人控制器、智能关节。这4个元素都是云端智能机器人不可或缺的关键系统。

    咱们不做低价值、无谓的仿造。咱们在定义机器人应该是什么样子,而不是每个人都去做同样一个机器人。

    刘启诚:达闼科技未来机器人将有哪些规划?

    黄晓庆:在机器人的整体规划中,达闼科技规划了一系列的机器人发展,比如通用型的机器人XR系列机器人,XR-1、XR-2、XR-3、XR-4等,这些机器人在未来会作为市场主导的机器人。其中核心就是智能关节。为此,达闼机器人在上海建立生产研发基地,希翼把智能关节的成本降到1000元以下。未来机器人的关节数量决定其高性能的程度,关节成本必须降下来同时还要保证高质量,如此才能改变机器人时代。

    刘启诚: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和“实体清单”双重打击,对达闼科技有何影响?

    黄晓庆: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祸兮福所倚。虽然被加入了“实体清单”,但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了祸兮福所倚。咱们最初的设想是要把中国和美国同时作为市场来开发云端机器人。这个理想如果退回20年,我觉得是非常美好的,甚至退回10年也是非常美好的。

    如今,达闼科技有了新的定位——建成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国际化的中国科技企业,这也是咱们新的出发点。并且达闼科技也感受到了祖国的温暖,从政府监管层面到产业链上下游以及广大的人民群众都非常关心咱们,非常支撑咱们的发展。达闼科技被列入“实体清单”,也是对达闼科技的肯定,给咱们带来了新的发展。

    刘启诚:您既是一个科学家,又是一个创业家,有多重身份,您更喜欢哪个身份?

    黄晓庆: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科学家。以前在贝尔实验室工作时,咱们会调侃科学家是用100美金做1美金的事情,而工程师是用1美金做100美金的工作。

    我很喜欢当工程师,创业者的身份我也很喜欢,创业者是有梦想的,有梦想的人,人生比较有意义。

    慎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编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编辑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咱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